您好,歡迎來到浩富中國!

新聞

北京昊天阜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經德國浩富集團特許

法院終審澄清權利義務 高管獲賠

發布時間:2019-06-28 內容來源:中工網

  公司大有大的好處。由于關聯企業多,在人員、物質上可以相互調劑使用,所以,既能提高效率也能節省開支。可是,如果遇到糾紛,因為彼此之間界限模糊,再加上一些人為因素,想弄清有關事實就變得十分困難。錢雙金身為高管,在被迫離職時沒得到一分錢經濟補償。他想依法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卻遭遇一系列挫折。

  錢雙金是以欠薪為由申請勞動爭議仲裁的,向公司索賠30余萬元。裁決后各方均不服,案件轉到法院。法院一審、二審查明的事實有出入,判決內容也不一樣,又申請再審。

  6月26日,法院依據查明的事實,重新核定爭議事項,在核減獎金項目及已支付費用后判決:撤銷原審判決,判令兩家涉案公司連帶支付錢雙金欠薪、年假工資、經濟補償等15萬余元。

  關聯公司輪換用工

  赴外履職被視辭職

  錢雙金所在公司是一家高科技公司,下轄神光、科技、光電等8家關聯企業。最初,他在科技公司擔任人力資源總監一職,入職時間為2013年4月20日,合同期限至2014年12月31日。合同尚未到期,公司安排他于2014年1月1日起到神光公司上班,擔任副總經理一職,雙方又簽訂了期限至2017年5月10日的勞動合同。

  神光公司為錢雙金繳納社會保險至2016年2月,繳納住房公積金至2016年1月。在其勞動關系轉移至神光公司時,科技公司未對雙方勞動關系作出處理。事實上,這兩家公司不僅擁有同一個法定代表人,而且注冊地址相鄰,辦公區域相通,錢雙金變更工作單位后的辦公環境和工作地點均未發生變化。

  “2015年1月4日至11月15日期間,我被派往位于陜西的一家關聯公司擔任綜合部經理一職,但勞動關系仍保留在神光公司。”錢雙金說,在職期間其月工資為13000元,其中10000元按月支付,剩余3000元作為年度績效工資于年底一次性發放。

  “問題就發生在我外派工作期間。由于發現公司拖欠工資,我于2015年12月9日提出質疑。結果從這天起,神光公司就一口咬定我自動離職了,雙方由此發生爭議。”錢雙金說,他一直在兢兢業業地工作,怎么一談自己的待遇就被視為對公司不忠、視同自動辭職呢?

  于是,錢雙金向仲裁機構申請勞動爭議仲裁。仲裁裁決后,各方均表示不服,向法院提起訴訟。

  是否欠薪存在異議

  有無獎金爭議較大

  法院庭審中,神光公司辯稱,錢雙金任職期間不存在克扣工資的行為。其2014年1月工資偏低,原因是他為達到避稅目的,利用職務之便,將其部分工資拆分,其中1800元按照其要求發放到其指定的賬戶中。2015年11月份工資已分別由本公司和陜西公司發放,而其稱陜西公司發放的是補貼而不是工資,這與事實不符。

  此外,錢雙金自2015年12月9日起入職新的用人單位,公司不應負擔其當年12月及2016年1月和2月的工資、社保以及住房公積金。至于每月工資中扣減的900元錢,是其向公司申請自愿從工資中扣減的,作為對公司為其繳納住房公積金的補償。因此,公司不存在克扣其工資的行為。至于2015年年終獎一項,因公司當年虧損嚴重,其作為副總經理負有重要管理責任,且其未完成工作交接即自行離職,不應向其發放當年績效工資及年終獎。

  神光公司還稱,因錢雙金系個人自行離職,無須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在其擔任高管的情況下,其休假不需要履行審批手續,因此,其在職期間已經休完年休假,不能再要求支付相應的工資待遇。

  科技公司否認與神光公司系關聯公司,但其認同神光公司的辯論意見。

  錢雙金稱,兩家公司均未建立年休假制度,經其舉報,勞動監察大隊進行了查處。神光公司在仲裁時聲稱2015年沒有發年終獎,現在有同事出庭作證證明發過年終獎,此時,公司才改口說高管都沒有發。在其沒有提供證據的情況下,應當發放該獎金。

  對于拖欠工資問題,錢雙金稱,其沒有指定賬戶,也沒有收到所謂的工資,其不認識銀行卡的開戶人。陜西公司支付的是補貼而不是工資,公司提供的證據涉嫌作假。神光公司因違反《勞動合同法》第38條相規定導致其解除勞動合同,應該支付經濟補償金。為此,他還提交公司總經理周某、副總經理柳某與他的電話錄音可以作為證據證實。

  法院審理后判決兩家公司向錢雙金:1.支付2013年5月至2016年1月20日期間工資差額10999.29元;2.支付2013年4月20日至2016年1月20日未休年假工資40000.47元;3.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48333.89元;4.無須支付2013年年終獎15000元;5.無須支付2015年1月4日至11月15日項目工資103793.1元。

  因對是否拖欠工資及是否應當支付年終獎爭議較大,兩家公司及錢雙金均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改變原判

  仍難平息各方爭端

  錢雙金上訴請求改判兩家公司向其支付2015年年終獎、在陜西期間項目工資、各種欠薪及年假工資賠償。兩家公司則請求駁回錢雙金的全部訴訟請求。

  二審法院另查,勞動監察大隊針對錢雙金的舉報,發現兩家公司在勞動合同中約定的工資均低于實際工資,且未安排員工年休假也未支付年休假工資,于是,責令單位改正,查處結果為:“該單位已改正。”再查,發現公司確有非公司工作銀行卡賬戶,且向卡里注入資金。相關資金已經取出。錢雙金所講獎金情況屬實。

  二審法院認為,根據錢雙金提交的電子郵件及兩家工商登記注冊資料等證據,結合錢雙金的勞動關系自科技公司轉入神光公司后辦公環境、工作地點均未發生變化的事實,可以認定兩家公司存在混同用工的情形,應對錢雙金訴訟請求中涉及給付內容部分承擔連帶責任。

  根據查明的事實,二審法院終審判決兩公司連帶支付錢雙金:工資差額10999.29元、項目工資103793.1元、年終獎15000元、未休年假工資42943.16元、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51889.65元。收到判決后,各方仍然不服,向法院申請再審。

  再審結果有增有減

  權利義務得以澄清

  再審法院調取相關銀行交易記錄發現,錢雙金確實從該卡中取出9筆款項,合計25300元。其本人雖然否認自己簽名領款,但拒絕做筆跡鑒定。

  法院認為,涉案的兩家公司法定代表人相同、住所地相連,管理團隊混同,經營范圍相互交叉,系關聯企業,且存在混同用工情形。根據查明的事實,應當確認向錢雙金發放了25300元工資,原審判決對于該事實認定錯誤,應予糾正。

  神光公司主張,錢雙金2015年11月中旬分別在神光公司出勤10天,發放工資4761.9元;在陜西公司出勤11天由該公司實發工資7258.57元,其中含基本工資、績效工資共5238.1元,其余為住房津貼、話費津貼及其他。故神光公司并未克扣錢雙金該工資,一審法院核定欠薪差額調整為:70461.9元。

  法院認為,年終獎是用人單位根據自身經營狀況或員工業績表現決定給予全部或部分員工的特殊獎勵,不屬于勞動合同約定的工資范疇。除當事人與用人單位另有約定或用人單位單方承諾外,用人單位可以自主決定發放年終獎金的情形及數額。因此,在雙方無特別約定的情況下,神光公司無需支付該獎金。

  關于錢雙金外派期間的項目工資一項,其雖與公司總經理有過磋商,但根據《公司法》規定,只有有限責任公司董事會有權決定公司副經理等高層管理人員的報酬事項。因此,總經理無權決定錢雙金的工資。

  根據以上事實,再審判決撤銷原判,判令兩家公司支付錢雙金工資差額70461元、未休年假工資40000元、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48333元,無須支付年終獎及項目工資。各項合計158794元。(勞動午報記者 趙新政)


分享到:

聯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花園東路11號泰興大廈9層902室

郵編:100191

電話:010-58856886

投訴與建議:010-58750703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9-2018 京ICP備1406059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0211號    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京ICP證150223號
体育彩票快乐扑克走势图 麻将风云老虎机下下载 江苏快三计划软件免费版 吉林十一选五电视走势图 qq游戏国标麻将 1000千炮捕鱼 盈利彩票网 有什么微信赚钱的方法 钱牛牛 彩票100送38 浙江快乐12下载 pt游戏交易平台 欢乐生肖彩票平台 中国体肓彩票开奖信息 在哪发短视频可以赚钱 大唐河北麻将微信群 上海快3号码推荐-和值推荐号码